? 啟哈號
  • <dd id="lfun7"><pre id="lfun7"></pre></dd>

  • 《流浪地球2》再度引爆“科幻”話題_啟哈號
    首頁 > 影視
    {/else}

    今日熱點網


    TA的更多作品

    《流浪地球2》再度引爆“科幻”話題

    中國科幻電影的風暴潮來了,或者說,有心人已經辨認出了風暴,并為之激動如大海。

    10月16日,青島東方影都,在青島影視博覽會 “科幻電影專家交流活動”上,《流浪地球》系列制片人、編劇龔格爾坦言,中國科幻電影正處于“一檔運行”的起步階段。他施展渾身解數繞開主持人劉儀偉關于《流浪地球2》劇情的刺探,甚至開玩笑說“《流浪地球2》使用克隆人、機器人的概念”。

    兩天后的10月18日,賈樟柯創立的平遙電影節把三大獎項 (費穆榮譽最佳影片獎、青年評審榮譽最佳影片獎、影迷選擇榮譽獎)全部頒給了電影 《宇宙探索編輯部》。這部小成本、偽紀錄風格科幻電影代表了中國科幻的另一種可能,該片也是郭帆工作室自《流浪地球》外投資制作的另一部電影,作為制片人的郭帆還和龔格爾雙雙現身支持這部新人新作。

    2019年春節檔上映的《流浪地球》開啟了中國科幻電影元年,也培養了中國科幻電影工業化的核心團隊。從《獨行月球》、《流浪地球2》再到 《宇宙探索編輯部》,處處可見這支團隊的身影。

    中國科幻電影兩極逐漸成形——這兩條路線也是龔格爾在青島交流現場命名的:一條“貴、大、多”路線,龔格爾聲稱 《流浪地球2》“資金足夠支撐我們的設想”,不會有《流浪地球》中途尋找新投資方的情況發生;另一條“小、巧、精”路線,《宇宙探索編輯部》堪稱最佳代表。4月份 《獨行月球》在青島東方影都殺青,6月3日龔格爾又帶著《流浪地球2》進駐東方影都。在科幻電影熱潮到來之際,青島何為,青島電影何為,這場科幻影視峰會碰撞出行內領軍人物富有借鑒意義的思想火花。

    《流浪地球2》拍什么

    “科幻電影專家交流活動”現場內外,關于《流浪地球2》的探討一直是焦點——會場距離拍攝現場一箭之地,也讓外界對這部再度寄托了中國科幻電影厚望的大制作充滿好奇。

    制片人龔格爾經歷豐富,他從歌手、音樂人轉型演員、配樂,又作為《流浪地球》的編劇和制片人成為科幻影視舉足輕重的領軍人物。龔格爾表示:“《流浪地球2》的核心仍然取自劉慈欣《流浪地球》這部小說,它的情節也是從這個小說上脫胎而來,用了它的殼,也用了它的精神內核,在這個基礎上,為了滿足觀眾對于視覺和劇情的需求,我們會添加一些原創劇情,但是這些劇情背后仍然依據劉慈欣老師的原著而來?!敝劣趦刹俊读骼说厍颉分g的聯系,他調侃道:“吳京不是出現了么!”

    對于引爆科幻影視產業,《流浪地球》顯然做出了巨大貢獻。龔格爾表示,當下業界終于建立了對科幻電影市場前景的信心,《流浪地球》產生的驚人票房,讓世界對中國科幻電影多了一份信心?!坝^眾的熱烈反響使得我們能夠拍《流浪地球2》,希望更多科幻電影取得票房成功,中國科幻電影也會越來越繁榮?!?/p>

    今年堪稱科幻題材網絡電影的爆發之年。根據貓眼數據,截至中秋前,愛奇藝單獨播的《火星異變》分賬票房750萬元,《太空群落》分賬票房118萬元,騰訊愛奇藝雙平臺的《重啟地球》分賬票房1534萬元。在《上海堡壘》走院線路線口碑遇挫之后,科幻電影創作者發現網絡平臺大有可為。電影學者、“看理想”嘉賓西夏對網絡科幻片印象深刻,“看《火星異變》的開頭前十分鐘就像是《火星救援》,特效特別牛?!币坏┣笆昼娢擞^眾,后續的劇情就可以減少特效,用故事吸引人。

    科幻電影紛紛盈利,也形成了新人不斷加入的大好局面。龔格爾和郭帆都對新人導演特別關注,“中國科幻電影需要多一些年輕人加入進來。有個網絡電影《硬漢槍神》,郭帆看了之后大半夜給我發微信,‘一定要看,這片子肯定火’?!薄队矟h槍神》上線7天累計分賬票房1578.8萬元,累計觀影人次350.8萬,抖音話題播放量6.8億,成為電競主題電影的年度話題之作。龔格爾感嘆:“有些年輕導演的才華是無法埋沒的,他們去拍科幻的話,作品一定會成功,我也期待我們的投資者對年輕導演大力支持?!?/p>

    從科幻片看見未來

    盡管科幻電影備受影迷關注,然而對 “科幻電影時代”是否到來仍然有不同觀點。高群書導演認為,國產電影投資人大多數處在“以小博大”的階段,而科幻電影投資巨大、風險巨大,對投資方形成挑戰,也對導演提出了更高要求,“好萊塢科幻導演的思維是經過科學訓練的,而我們國內導演文科生居多,藝術家居多,因而拍電影時藝術思維比較多,缺乏科學思維?!?/p>

    學者西夏也認為,“科幻電影要比文學落后二三十年,小說寫出來,二三十年后才能拍出來。背后的邏輯在于,少年時代被這些小說打動的人,二三十年后有了話語權,郭帆就是典型例子,喬治·盧卡斯(《星球大戰》導演)也是一樣,他們都想把小時候看的東西拍出來?!?/p>

    沈騰主演的 《獨行月球》4月份在東方影都殺青。而“開心麻花”另一部奇幻大片《超能一家人》即將于春節檔上映?!伴_心麻花”CEO劉洪濤認為,人才是科幻電影的重要因素,“在人才儲備階段,國產科幻電影完成了最初的成長階段。確實缺人,我們做《超能一家人》,最難的是找不到合適的人,劇本寫完之后找不到主創團隊,好在郭帆導演《流浪地球》給科幻電影積累了一批人才?!眲⒑闈貏e強調,科幻片的劇本要有未來意識,編劇要提高自己的科學素養,“科幻片是(未來的)冰山一角,但你要把整個冰山的輪廓想清楚了?!?/p>

    《獨行月球》講述了一個倒霉的太空維修員如何在月球上活成“宇宙最后一個人類”的故事。它到底是喜劇片還是科幻片,劉洪濤的看法很堅定,“《獨行月球》是喜劇,也是科幻,而且是特別硬核的科幻?!庇腥さ氖?,劉洪濤感謝《流浪地球》積累了科幻電影人才,而《流浪地球2》制片人龔格爾也感謝《獨行月球》,“《流浪地球2》里很多成員也是從《獨行月球》團隊過來的,這是我特別開心的現象,意味著互相支持、接力,這在2017年的時候不存在的,尤其在一些特殊道具、重要的生產環境生產鏈上,我們得到了《獨行月球》的加持?!饼徃駹柛锌袊a鏈的強大,“我們拍《流浪地球》的時候只有三身宇航服,其中有一套還是從《瘋狂的外星人》借的,三身宇航服擺在一起發現不一樣?,F在我們跟深圳的產業鏈合作,短時間內可以做出十幾套宇航服來,而且工業標準非常高,這個是我們嘗試跨行業的合作、開發電影產業中新的工作環節,這些事只有在中國能干成?!读骼说厍?》也會受到工業水平的束縛,但這種束縛源自我們對設計的轉換能力和我們想象力這兩方面?!?/p>

    “卡梅隆之問”

    在“科幻電影專家交流活動”現場,主持人劉儀偉提出了一個“卡梅隆之問”:近年來,不斷有片方宣稱自己的電影特效部分由詹姆斯·卡梅隆 (曾拍攝 《阿凡達》《泰坦尼克》的著名導演)的視效團隊輔佐,“我們粗粗估算了一下,過去五年間,卡梅隆團隊大概有好幾千人在中國 ‘混飯吃’。我想問一下,我們中國自己的后期制作團隊能夠獨立完成一部科幻電影嗎?”

    對于這一問題,科幻影視人的見解有不同側重?!读骼说厍颉芬曅Э偙O徐建認為,電影視效這個行當的基礎是計算機科學里的圖形圖像學,這一學科領域好萊塢領先很多,“從特效制作量的角度來說需要一定的規模和人員數量、硬件設備的數量來完成?!彪娪疤匦枰罅繌秃闲腿瞬?,既是藝術家又是計算機專家,“這種人才在全世界稀缺,他們在電影、電視、動畫片、游戲領域高度流通,吸引人才,歸根結底需要資金?!?/p>

    國產電影票房的天花板目前在50億-60億元區間,而好萊塢科幻大片的標桿《阿凡達》全球票房累計27.88億美元。業內認為,目前國產科幻電影硬件水平已經發展到一定程度了,再往下發展,需要對票房提出新的目標,也就是需要爭取全球票房。徐建坦言,一些年輕導演有好的劇本和創意,但是沒有足夠的投資來支持?!爸袊娪耙粋€很大的問題在于我們只有票房回收這一個手段,這是不正常的。我們需要把電影產業鏈做長了,能賣玩具、文具、開發游戲等,才能把產品鏈做足了?!都永毡群1I》拍到第三部就已經是大爛片了,為什么它能拍到第五部,就是因為迪士尼樂園里有足夠支撐電影變現的渠道。當一個IP有了更多的變現渠道,就不光考慮票房回收多少,投資人更敢多投資下去,電影工業就可以繼續往前發展?!?/p>

    上世紀八十年代,中國科幻電影曾經有過一次爆發,出現了《珊瑚島上的死光》《霹靂貝貝》等電影,然而這一波科幻電影潮突然中斷,讓電影人頗為遺憾。學者西夏認為,“拍《霹靂貝貝》的時候,國產電影跟世界特效工業的差距遠遠比現在的差距大。當時為什么敢拍?因為沒有包袱。除了數碼特效之外,其實特效行業還有實體物理特效,那個產業也是很大的,比如《E.T.》里的外星人、《侏羅紀公園》里的恐龍,那些恐龍都是真正做出來的實體特效,這是涉及工業產業部門的技術?!?/p>

    “小巧精”也有大未來

    剛剛榮獲平遙電影節三項大獎的《宇宙探索編輯部》以瀕臨倒閉的科幻雜志社的主編唐志軍為主角,通過這個落魄中年人尋找外星人的故事,將荒誕、黑色幽默、公路片等多重元素糅合,呈現一個廣袤、執著的精神世界。該片獲得了郭帆工作室的投資,也讓業界看到了小投資科幻電影的機會。

    龔格爾認為,科幻電影分為“貴、大、多”和“小、巧、精”兩種,“這需要創作者有一定文學功底和對科學知識的掌握,通過表演和編劇對世界觀的打造,花很少錢一樣可以打造出精品。中國科幻電影的工業化,首先是在品類上的工業化。并不是只有太空題材才是科幻電影,科幻迷們知道:很多科幻電影從頭到尾只有一兩個人,依然是非常精彩的思想實驗。希望觀眾在吃了大餐之后也吃一些小水果,味道依然不錯?!?/p>

    拍攝“貴、大、多”的科幻大片,難點在于“協同作戰”,龔格爾說:“大團隊如何完成一部工整的電影,讓最多的觀眾同時獲得快樂,是尋找最大公約數的過程,這非常難。小、巧、精的電影難度在于拓展維度,擴大觀影圈,深化科幻迷對中國科幻電影場景的信任感,埋下一個長久的種子?!?/p>

    《流浪地球》培育了科幻影迷,也讓觀眾在劉慈欣之外關注到了陳楸帆、韓松、特德姜等中外科幻作家,科幻小說家七月的《小鎮奇談》就被一位大導演買下版權,即將開發成影視作品。西夏表示,“科幻有很多種,有星際旅行、時空穿越,生物工程克隆人、蒸汽朋克、賽博朋克等,它不是光講未來,而是覆蓋了從過去到未來所有時空,甚至有歷史科幻??苹米畲蟮囊饬x是讓你不會固守著一個思維,不管是對過去還是未來,都是推想性的一種藝術?!毙?、巧、精作品與高投資大作品并存,讓觀眾對科幻影視充滿期待。

    盡管與好萊塢頂尖團隊還存在制作水準的差距,但龔格爾對中國科幻的未來充滿信心,“科幻電影跟國力是相關的,它跟科技水平發展密切關聯,科技水平哪里最興盛,哪里的科幻電影就會爆發——從英國到美國再到現在的中國。劉慈欣說過:中國是最具有科幻感的國家。我認為中國有后發優勢,我們才剛剛開始?!?/p>

    展望未來龔格爾表示,“我希望觀眾熟悉我們的IP。未來如果有動漫聚會、漫畫展、科幻電影節的時候,門口不要只站著Stormtrooper(《星球大戰》暴風兵),希望中國科幻人物造型出現,不應該只有好萊塢的超人、蝙蝠俠站在那里。當玩家把《流浪地球》或者中國科幻變成生活里的一部分,我們的目的也就達成了?!?/p>

    來源:青島日報

    今日熱點網

    一级A片欧美在线观看
  • <dd id="lfun7"><pre id="lfun7"></pre></dd>